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杭州荣盛调查公司

公司概况

业务范围

站内搜索: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李经理
电话:15502104089

1936086403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私家侦探 >

杭州私家侦探?为什么被囚禁那么久被放出来

信息编辑:杭州荣盛调查公司 更新时间:2018-08-19 11:49  地址:http://www.hzrsdc.com/

又一部时装好剧,被慢节拍和电影感打败了?

没错,我说的就是陈坤倪妮的《天盛长歌》,之前该剧还有过另一个名字——《凰权》。

首播52城收视?,才0.559,当然是不及预期。但收视的题目,真的只是发明在剧集自己吗?

很多网友,嗜好拿《海上牧云记》和之前的《琅琊榜》比。

那么《天盛长歌》,结果是又一部成为时装典范的《琅琊榜》,还是另一部毁誉参半的《海上牧云记》?

《天盛长歌》和《琅琊榜》真的像吗?像,又不像。

《琅琊榜》的得胜,在于勾结了权谋与江湖,《天盛长歌》呢?却是勾结了权谋与爱情。

看导演,就知道,对,就是《我的前半生》的导演——沈严。失恋女孩。

《天盛长歌》和《海上牧云记》真的像吗?不像,又像。

沈严的叙事节拍,当然不会慢得一场典礼就走半集,但那种良好创造和剧烈电影感,又是满满的《海上牧云记》滋味,就连礼仪教育都是同一小我。只不过,又多了一个服装教育张叔平。

这部剧,早恋。结果行不行?控制任地说——质量,它够硬。

很久没看过这么“精致”的国产剧了。时装造型满满的质感和历史感,简直扑你一脸。

但这部剧,喜欢一个人怎么表白。又让人难免有种隐隐的悬念。

简单说,这就是一场男女主以性命为筹码的朝堂生死赌博游戏。

但导演沈严,显然不计划讲一个急弓劲弦打怪过关的爽文故事,而是细细展开一盘大棋,但被网剧快节拍孵育了一轮的观众,还能承受《琅琊榜》这样的娓娓道来吗?

另一个题目,是改编。

原著的第一集,就是女主凤知微杀人被男主宁弈撞见。这样的故事,能上星?传说,原著被剧组一番狠狠的大改,这样的电视化改编,会不会引爆原著党,如潮的吐槽?

看起来,能不能成为又一部时装爆款,谋事在人,而成事还在天。

但你说陈坤倪妮这部时装剧又败了?我死都不准许!

又一部好剧被爽文打败了?我不服!

和《延禧攻略》这样的时装剧相比,《天生长歌》的节拍具体不算快。

《延禧攻略》的好,在于爽文节拍。

与其说它是宫廷剧,不如说它是女主打怪过关斗尔晴的爽文剧。

而《天盛长歌》有兴趣的住址,在于做局。为什么。

若何说?先看故事。

一个伪造捏造的天盛王朝里,暗潮涌动。

楚王宁弈,一个被囚禁八年,看似风流散漫的当朝六皇子,心田却背负着惨痛往事。他要以天下为棋局,在腥风血雨的朝堂争斗中步步为营。但上位,不是为权益,学习婚外交友。而是为洗雪委曲、整肃朝纲,他为的,是天下。

另一边,女主凤知微,女扮男装进入青溟书院,一跃成为无双国士,也被卷入庞杂朝局中。她要的,是平正。

这两小我,看着私家侦探。亦敌亦友,相爱相杀。

频频过招,又忍不住相互亲热。但当两小我真的翻开心扉,一场前朝遗孤案,又让两小我不得不以眼还眼。

《天盛长歌》的情节鼓动,明显慢于《延禧攻略》这样的爽文剧。

故事残局,男女主相识不相认。

一个扮作小裁缝带女主入楚王府,一个懵懵懂懂被男主当作棋子支配。

两集播完,女主连对方身份都没搞晓畅。既不发糖,又不虐恋,搞什么鬼?

但编导真正想要的,是由男女主的主线,引出朝堂 “暗战”的隐线——前朝遗孤案。

男主为什么要娶女主,大概说,为何要与女主家族联姻?由于女主的家族开国有功。

为什么皇帝下旨将秋玉落许配给宁弈,想以此制衡太子一派的实力,秋家却把外甥女“凤知微”为义女,替女儿出嫁?还不是朝堂权益战争?

?为什么被囚禁那么久被放进去?由于朝堂三位皇子你争我夺,皇帝必要他这根钉子来敲打他们。

男主为什么要设计让女主被误以为刺客搅乱他和几个皇子的夜宴?由于这场夜宴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引发几个皇子之间的猜疑,趁乱火中取栗。杭州私家侦探?为什么被囚禁那么久被放出来。

看进去没?男女主既相互浏览,视相互为妙人,又相互防备诳骗,其实相互都是对方的棋。

而男女主,又是握在编导手中的棋,编导要用男女主的爱情进退,带出整盘天盛国夺嫡的大棋局来。

放到更大的面去较量,《天盛长歌》论探讨权益之深不如《海上牧云记》,论周到不如《琅琊榜》。

但《天盛长歌》也有它们没做到的,就是封闭了时装剧一场非惯例操作。

男女主,终于不再谁是谁的附庸,谁主谁次,而是众寡悬殊,棋逢敌手。

而整部剧,也不再是权谋为主爱情为轻,或是打着权谋剧的暗号发糖,而是让权谋和爱情,珠联璧合,交相辉映,组成一个具体。

由于男女主的爱情发扬,我不知道婚外恋女人。也同时关联着整盘棋剧的进退得失。

和打仗不同,朝堂掠夺不是明刀暗箭,而是若无其事、一招致命。

但题目在于:

男女主的联系是戮力同心,还是分崩离析?整部剧集,会有几次不小的反转。

而反转的结局,也必然影响最终的战局。

编导想要的爽,不是一路斩将过关的爽,而是步步铺陈你来我往、最终一子定胜负的过瘾。

这样的拍法,肯定是费劲一定讨好。

由于联想力借使想营建真实,就得精致到无孔不入。单身好不好。既然故事产生在天盛皇朝,剧集就要把一个天盛王朝原原本本搬到萤幕下去。

电影感原本是个很虚的词,但在《天盛长歌》里,却变得很实。

深色系为主的画面,既具有历史纵深感,又满是古朴高雅蕴藉内敛的初级质感。

服装造型传说参考了千余本书籍,奋战两百多个日夜的心血之作。

五千多套衣服,杭州私家侦探。切割,打磨,上色,焊接,裁切,刺绣……一针一线,皆是功夫。

剧中道具,香炉、玉碟、宫灯、信笺……一盘一盏,尽是潜心。

不止服化道,拱手、作揖、跪有跪首、空首、稽首、这样的礼仪面前,不是对中国保守的尊敬与复原?

看整部剧的创造,从朝堂之高到市井楼阁,乃至是天香楼这样的烟花之地,或稳重华美,囚禁。或艳俗闹热,不同场景、不同部署,结婚大气画面,不但是造梦,还要让梦变真。

《天盛长歌》还干了一件出格的事二——全剧采用了12.35的电影常用画幅,所长,是各种黄金比例的构图美哭,短处,是肯定有观众看不惯。

但这种剧组对付审美的执念,一旦贯彻永远,有组成了剧集一种怪异的滋味。正是议决这个电影感十足的天盛王朝外观上的富丽、堂皇,才显示出剧集世界的血雨腥风、暗箭暗箭。

这是经过研究的影像、有目的的电影感。其实怎么追男生。

创造,不再是实事求是的打扮。

这样的初级感,真要被爽文打败了?我能信服?

陈坤电影咖下凡又演过火了?倪妮演得太轻飘?我不这么以为

异样内有乾坤的,还有演员的演出。

很多原著党一眼就认定,这不是原著中的宁弈凤知微。

说对了,从来就不是。

剧集角度切换,也让这部剧有了“变化”的空间。

首先是女主的能力变小了。

在原著中,男友。女主一入手下手就机灵绝顶,杀人都很专业。

但《天盛长歌》中的凤知微,能够不专业,而且“各种不专业”

收场不久就懵懵懂懂潜入楚王府,被人当枪使。

两集往时还被男主耍得团团转,哪像原著中杀伐决断的那个凤知微?

乃至倪妮的演出,也蓄意超越了角色晚期的纯洁、懵懂、一根筋。

但就不就是小说中一个男子全能铁汉和电视角色的区别?

没有晚期的懵懵懂懂,哪有角色前期剧变下的凤凰涅槃?

再看男主陈坤,真的像许多网民说的那样,我不知道杭州。坤哥这次的戏,又过了?

看剧中的六皇子是个什么人物?

外观花天酒地?实则心胸天下。

这个角色,有表有里。

第一层表,浑浑噩噩,唠唠叨叨,天香苑的首席顾客,除了染布什么都不论?

但拆开这层表,内中却是大智若愚的隐忍筹谋。看下去,在几个皇子夜宴上拿着酒杯妙语横生?其实暗影中嘴角邪魅的浅笑,学会富婆的小三。早已道出其四两拨千斤,漆黑撕扯几个皇子联系的正确计算。

但这就是里了?最严重的一层,还藏在内中。

这个最深一层的“里”,就是苍生天下。

他从第一次出场就是心胸为苍生谋己任的野心的,但要抵达目的,又必需从浑浊的朝堂趟往时,直到站上权益之巅,才有资历颠倒乾坤。

这样的人物逻辑是完备的,这个角色一入手下手就没计划在观众面前藏着,而是通知观众,这小我物不但亦正亦邪,而且善恶交错。

这样的角色,能够脸谱化地去演?

陈坤电影化的演出,是有点小小的过,但唯有这种过,才略将角色的戏味急忙发酵进去。

这样的归纳,能算砸吗?

必需说,《天盛长歌》就是一场演技斗法。

有小鲜肉白敬亭充裕少年气的顾南衣,却是血浮屠之首,这个角色,是要多有戏?

还有老戏骨赵立新一身素袍手握乾坤的辛子砚,谈笑之间,揭露的灰尘都是戏。看着怎么表白。

刘敏涛的含垢忍辱的女主之母,隐忍的眼神中,是不是潜藏杀机?

倪大红心机深成的天盛帝,一个眼神,杀气霸气猜忌之心,不是全进去了?

还别忘了,站在他们身后的,可是《我的前半生》这种极善发掘副角潜力的沈严。

当今,故事只是开了一个剧,接上去,这群演技派能斗出怎样的演技火花,真的是很值得等待了。

给《天盛长歌》打一星,丢的结果是谁的脸?

但你说《天盛长歌》没缺点?当然有,最大的缺点,就是野心有点大。

看剧名调换就知道,原来叫什么?《凰权》,我不知道分开后。讲的是啥,权益之争庙堂惊变。

但《天盛长歌》呢?一定会触及生民之苦天下小道。

在反面的故事里,男主其实仍然讲出了心田的所求——“本王要这天下的是非不再颠倒,不再有无辜受冤的百姓。“

这,才是长歌。

这么看来,朝堂之争、权益之变、万众筹谋,其实都是男主的棋子。他真正要赢的棋局,不是自己的千秋万世,而是天下的兵荒马乱。

拍这些,有爽文爽?剧组的葫芦里,结果卖的什么药?

在我看来,第一集被吐槽地最凶的一处情节,才是解开故事的题眼。

剧中的一处情节,说的是身为王妃的女主,放出来。第一次见面,就要和胡可饰演的烟花之地的姑娘义结金兰?还说这普天下的男子,惟有她们这些姑娘们才略得一点自在自在。

这是什么?是编导在用一个时装故事的葫芦,卖当代思想的药。 这样的改编,乃至仍然很大水平逾越了原著的框架。

《天盛长歌》当然还是商业剧,以文娱为目的。

但实事求是地说,它又是一部编导夹带私货的剧集。

与许多时装权谋剧中的气概不同,这部剧不论男女主,都是奔着一个对象坚毅前进的。因而具体上不论是凭谋略还是讲阴谋,都有一股进取之感,所以男主才会在第一次遇到女主时说,楚王最大的希望,就是做一个平民百姓。

什么样的权谋剧男主,会想当个平民?从这个角色身上,观众看到是什么?同等。

这样的角色,格式绝不局限执政堂争斗和家仇国恨下面,其实那么。而是表现着当代前进的思想,这就是编导潜藏的私货。

但带着同等认识的男主,和带着独立认识的女主,越是往前走,面对的命运就尤其庞杂和极重繁重。

这也让剧集的层次感更富厚,让人更像看到角色的变化,但也更庞杂了。

从创造上看,这部剧的好不消多说了。

处处都是讲求又潜心的细节,从服化道到摄影构图,全都显现着天良剧该有的品格,而是这种过度电影化,你知道离异女性。有是不是契合所有观众的口味呢?又很难说。

我最爱的,是剧中通报出的人物和命运的深沉厚重感,但对付敬重爽文剧的观众来说,这些东西可能就没那么可口了。

拍影视剧说结果,是在探求一种卖座类型,一品种型爆了,就会跟风起来一批。这个寒假,很多流量剧都糊了,但是不是认真拍剧就一定得胜呢?

也不一定,关键是能否击中受众心境,十几年前的玛丽苏模板当今当然是不卖座了,可是《琅琊榜》放到此日一定成爆款吗?可能也是一定,由于当今市场上大作的是爽文剧形式。

但《天盛长歌》与其说它在餍足观众,不如说是对观剧感控制。杭州私家侦探?为什么被囚禁那么久被放出来。

这,难道不是合格的商业剧态度?

在我看来,《天盛长歌》的好,并不是剧集周全的电影化,也不止于那种古风古韵的西方之美,而是对“善有恶报、恶者归恶”等普世价值观和家国天下观念的回归,摒弃的却是权斗宫斗剧那套权益至上的爆款规定。

有没有缺点呢?有。

歧剧情层面,编剧有时玩得太大,逻辑感略有不在线。再歧,电影化镜头,固然很大气精美,但看一部70集的电影,也难免让不适应的观众喊累。

但对付《琅琊榜》后再无典范的时装权谋剧来说,《天盛长歌》仍然餍足了我们等待已久的“小打破”:拿来的故事,没改烂。电影咖下凡,真在潜心演。砸钱的创造,用在了刀刃上。

这部剧和许多剧集的不同,你看谈恋爱的感觉。听进去没?全原音现场录制。

就凭这份诚意与潜心,给《天盛长歌》打一星,丢的结果是谁的脸?

但首播失败的《天盛长歌》,能成为第二部慢热逆袭的《琅琊榜》吗?这件事,还得往下看。

是真好剧,总会翻身。




有空的期间,我们聊聊国产剧。我的小我微信民众号:dhereisovie


听听相亲见面

上一篇:杭州私家侦探是嫌国民逃离这个国家速度太慢

下一篇:杭州私家侦探2015年7月12日证监会发布的《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